当前位置:烂阳网>财经>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本质、过程及其实践问题

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本质、过程及其实践问题

发布时间:2019-10-25 17:13:56   人气:1564

作者简介:约翰·杨(john young),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上海教育督导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国际比较教育研究所,上海200234;何李林,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硕士,上海200234

摘要: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本质上是学校通过持续、系统和协作地使用数据做出判断的过程。学校使用数据进行决策有两种不同的过程。一个是通过清晰呈现的目标或过程来定位,强调使用数据来清晰地定义问题并最终评估学校的改进。二是以发现问题为导向,强调以数据为支点,促进各方讨论,从而建立数据驱动的学校文化建设。对于学校来说,数据的成功使用取决于解决以下问题:数据的表示、数据解释的“多样化”、第三方机构和数据顾问的角色定位、“不利”数据的披露以及数据驱动型学校的持续改进。

关键词:数据学校决策中持续改进数据公开的第三方组织

题目说明:本研究于2018年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研究室专项资金资助。

在教育评估日益繁荣的时代,基于评估的学校改进本质上是一个利用数据做出决策的过程。至少有两个原因促使学校领导放弃基于直觉和经验的传统决策模式,并将数据作为更有说服力的决策基础。一方面,教育系统问责制的成熟运作不可避免地要求学校越来越证明其工作的合理性和有效性。[1]以数据为中心的活动,如需求分析、swot分析甚至教育督导,构成决策的必要环节,而学生成绩、深造、教师获奖成绩等数据则构成绩效的基础,这使得数据成为办学的主要证据。另一方面,随着科技的发展,数据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大量产生,教育者有可能获得更方便的信息反馈,如学生的学习行为、课堂对话等。(与测试结果数据相比)更接近教育的本质。教育工作者开始认为,数据提供的信息足以支持深思熟虑的计划,并做出合理和有针对性的决策,从而实现持续改进。[2]基于数据的决策不仅是学校领导必须面对的挑战,也是学校实现现代化、转型和发展的重要机遇。

因此,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本质上是系统驱动和技术驱动的教育现代化的共同结果。在我国基础教育实践领域,没有像英美那样的问责基础,即学校不直接、明确地接受政府基于数据的评估;中小学对数据概念的迅速接受更多地源于学校对社会和技术变革趋势的认识。作为现代性的典型隐喻,数据本身自然与科学性、可观察性、可操作性和有效性等一系列特征联系在一起,甚至人们会认为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是不言而喻的先进和合理。然而,事实上,在学校使用数据方面仍然有一些内涵、过程和问题需要澄清。

一,基于数据的学校决策的本质内涵

在国外研究中,使用数据进行学校决策有不同的名称,如基于数据的决策或基于数据的决策或基于证据的决策,也称为数据驱动的决策。这表明人们对相关概念的理解有所不同,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定义侧重于数据的准备,认为这是为制定行动计划提供证据的过程。一些学者认为,基于数据的决策是有目的地选择、收集和分析相关数据以确定学校问题、制定计划、比较不同计划的结果并最终选择首选计划的过程,[3][4]或者基于数据的决策是利用原始数据转换信息和知识来做出教学决策的过程。[5]从这个角度来看,数据往往并没有真正进入决策过程,而是作为支持学校领导决策的“证据”而存在,或者在某些紧急情况下用于选择应对方案。例如,当学生在午餐时呼吸困难时,学校使用数据系统快速判断学生属于哪种过敏症状,这就是这样的应用。可以看出,在这种取向下,由于数据储备缺乏相关性,数据的使用难以支持重大决策。

第二种表达强调数据对决策的过程支持作用,即对数据信息进行明智判断的过程。这种倾向认为,基于数据的决策使用数据对学生的进步做出明智的决定,而不是依赖直觉或不完整的数据。[[6]在这一点上,瓦格曼更具体地指出,基于数据的决策是利用数据做出明智的教育决策,但他认为,数据的使用不能取代经验、专业知识、直觉、判断和教育工作者的能力。[7]这种对学校数据的看法实际上是基于学校领导的经验。数据的作用是丰富决策的基础。这种定位要求决策者更专业地掌握数据的使用,并清楚地认识到数据的优缺点。

第三类表述注重系统性地实现学校目标,强调基于数据的决策对于行动目的达成。比如,ikemoto

<

© Copyright 2018-2019 hieyeglasses.com 烂阳网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