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烂阳网>综合>英雄阮英平事迹:献身岂止在战场

英雄阮英平事迹:献身岂止在战场

发布时间:2019-11-08 16:05:20   人气:376

1938年,阮英平在新四军拍了一张照片。

1947年,阮英平在福州拍了一张照片,当时他伪装成商人,回到福建、浙江和江西当党委委员。

台湾海峡网,10月14日——据福建日报报道,1948年2月3日清晨。下着毛毛雨。

黎明前,天还是像锅底一样黑,摇曳的火焰被压缩了,所以他们只能隐约看到山麓。脚步声在深山密林中沙沙作响。两对黑眼睛已经把他逼死了。突然,他的后脑勺被棍子击中了。然后棍子像雨点般落下,让他毫无防备。他掉进了福建东部一个叫“谭山”的山角。新中国诞生前夕,革命胜利的烟火即将燃放。

他的意外死亡震惊了中央政府。

时任闽浙赣区委常委、军事部长、第一任闽东地委书记阮英平。

英雄,奉献超越了战场。为了永远纪念他的历史功绩,他家乡的人们在闽东革命烈士陵园为他竖立了一尊铜像,并将他长大的村庄改名为邻村——营平村。

闽东舞动

1934年1月中旬,国民党新十师的一个团突然包围了刚进甘棠稍作休息的阮英平的总部。危急时刻,阮英平从容应战,冒着敌人疯狂的机枪火力,迅速爬上城墙,同时指挥部队从城墙的高处攻击入侵的敌人,观察敌人的围攻部署。敌人认为,他们依靠大量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人,甚至部署大炮来协助战斗,以尽快夺取目标。

阮英平看到他寡不敌众。在敌军炮兵进入西门阵地之前,他命令所有参与战争的部委和人民迅速聚集在西门,为紧急突围做准备。他利用敌军炮兵的保护和敌军士兵的包围来代替他们。他命令打开大门,带领参赛部队进入敌阵作战。许多敌军士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打死或打伤了。敌人回心转意后,阮英平率领部队进入西门外的山林。当敌人看到这一点时,他们调动了主力去追他。这时,阮英平看到山脚下的敌军迷失方向,迷惑不解。他决定冲下山,东山再起。敌军崩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仅使参战部队从危险走向安全,而且在与国民党正规军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阮映平的出生名字叫兰茹,又名阮玉斋,祖籍福建省福安县下白石镇(现更名为市)。他因性格粗犷而被昵称为“雷公”。他早年是学徒和木匠。1931年,我在赛奇茶叶公司遇到了陈红梅,一个躲在那里当木匠的共产主义者。1932年,他和陈一起回到了家乡。他动员群众,在下白石、甘棠等地组织秘密农会,开展“五抗”斗争。他的才华在甘棠和塞奇暴乱的斗争中得到了体现。虽然他只有20岁,但他已经拥有非凡的智慧和勇气。因此,1933年底,福安中心县委决定在福安和宁德毗邻地区成立安德县委,阮英平担任县委书记。1934年初,他还是县独立大队的政治委员,并于6月当选为中共闽东特委委员。从此,他进入了闽东党组织的核心层。

为了保卫和巩固闽东苏区,全区各种革命武装力量在上级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寻找机会与敌人作战。特别是阮英平所在的安德县(Ender County),作为闽东苏区的南门,也是国民党军队进攻和返回中国的唯一地方。压力无疑是首当其冲的。阮英平和县的游击队和红卫兵策马穿越安得土地,积极寻找机会进攻入侵的苏区、反动民兵团体和刀会的敌人。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阮英和叶飞奉命留守作战。1935年5月,闽东特别委员会恢复工作,叶飞任秘书,阮英平任组织部长兼闽东军事政治委员会副主席。年底,闽东特别委员会决定成立闽东军区(独立师),由阮英平任司令员,叶飞任政委,组织领导闽东苏区游击战争三年...年轻的“雷公”逐渐成长为一名勇敢的士兵。

“二班主任”

"二班的头回来了!"1947年7月,被闽东人民亲切地称为“二级首长”的阮英平,带领一批市委职工和干部在分离9年后回到闽东。

1937年“七七”事变后,闽东红军独立师支持和配合闽东特委与福建当局谈判国共合作抗日,促成了闽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12月下旬,南方八省的红军游击队正式改组为国民革命军新四军。闽东红军独立师改组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团(俗称“老六团”),由叶飞任团长,阮英平任副团长。1938年2月14日,他们率领1300多名平南汤口士兵告别闽东同胞,踏上抗日之旅。他们从推进苏南敌后到杀敌东进,再到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他们驰骋在大江南北。他们夜间攻打虎墅关,放火焚烧虹桥机场,保卫郭村,与黄桥作战,与鲁谭佳血战,屡创佳绩。抗日战争胜利后,这支队伍南北作战,参加了泰安、孟良崮、豫东、海怀、渡江等战役。直到上海解放后,它才南下解放福建、浙江和江西。

解放战争开始后,阮英平任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一师政委。他的搭档仍然是叶飞。叶被称为“一号首长”,他被称为“二号首长”。1947年4月,在成功的长征中,阮英平被中共中央选为闽浙赣区委常委兼军事部长。他伪装成商人,一路经过山东和上海回到福州,在敌后建立根据地,为福建解放做准备。

经过北方烽火的洗礼和铸造,阮映平早已改变。回到闽东后,他决定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领导游击武装斗争。他结合开辟北方解放区的工作方法,以宁德桃花溪、梅坑、华靖、扬中、湖北等老根据地为立足点,恢复和发展党的基层组织,巩固和扩大游击队武装,发展生产,改善民生。

1947年9月,中共闽浙赣区委采纳阮英平的提议,同意在宁德杨忠秦峪村九斗丘村成立中共闽东地委。它管辖宁德、福安、周(墩)政(河)平(南)等县委员会,以及古(天)罗(园)林(森)中心县委员会、中共闽东市委等。阮英平也是秘书。在闽东,熊熊的革命战火重燃,扬中、齐都、赤溪、湖北等乡镇相继被攻陷。在短时间内,一股新的力量出现了,它的威望大大提高了。

对家庭和国家的感情

那天,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在看着其他孩子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几声轻轻的敲门声。

“小孩,小孩……”周楚仔细听着,原来是她的丈夫颖平轻声唤着她的绰号,然后起身开门。阮英平在门口脱下外套,抱歉地说:“为了跟上革命形势的发展,领导决定派我回福建,开辟敌后游击战。我很快就要离开了。”

周楚重重地点了点头。离开前,阮英平抱起他出生不到20天的儿子,看了看,吻了吻他。他转过身,让两岁多的女儿喊“爸爸”...父亲如此爱他,以至于他深深地爱着他。

"胜利后,爸爸会来接你的。"阮英平温柔地对女儿说,然后握住周楚的手:“别难过。你必须在革命中坚持到底。为了党的事业,你必须努力工作和生活。抚养两个孩子。”他还敦促道:万一一方不幸去世,活着的人必须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坚定地与该党斗争...

周楚炎眼里含着泪水点点头。成千上万的话涌上他的心头。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她的丈夫就转身出发了。如果你不去想它,它将永远成为一个秘密!

1943年秋,新四军第一旅政治部主任阮英平与在旅宣传部工作的周楚结婚。婚后不久,阮英平患了急性黄疸,白天由医生治疗,晚上由妻子护理。这时,部队频繁交战。为了安全起见,阮英平和他的妻子被安排跟随后勤部门。他们经常在晚上行军,有时一个晚上接着一个晚上移动几个营地。身体极度虚弱的阮英平(Ruan Yingping)被放在担架上随军队移动,但他不想,于是他从担架上下来,倒在地上。

在医生和妻子们的精心照料下,阮英平的病花了几个月才脱离危险。他一康复,就更加无私地投入工作。每次在部队接受任务出发前,阮英平都会告诉妻子随时准备牺牲。

一个伟大士兵的记忆

对闽东的贫农来说,阮英平的归来是一个好消息,但对敌人来说,却是一个丧钟。1947年11月,国民党集结了两个团的力量,集中力量于第五省保安团,在关键关口“清理”并建立碉堡和岗哨,对过往行人进行检查和审问。他们还试图通过移民和合并村庄、颁发“好公民证书”和检查账目来阻断群众和游击队之间的联系。他们实行全面封锁和包围,消灭闽东的党政机关和游击队。

斗争变得越来越残酷。更糟糕的是,阮映平的随行人员林增峰投敌,导致一些干部群众和“白皮红心”的常宝被逮捕和杀害。局势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闽东的革命再次处于危险之中。特别是,敌人知道了阮英·平的下落,加紧了搜寻。阮映平等人被困在宁德天湖山,活动极其困难。

随后进行了更严格的测试,阮晋勇手下负责金融的周阿奎因也因经济问题叛逃。阮英平打电话给几个同志,讨论如何诱捕叛徒和研究应急措施,但被泄露了。那年12月12日,一支庞大的敌军包围了主楼,形势极其危急。为了粉碎敌人的“围剿”,阮映平决定把队伍分成几部分,加以围攻。他带领警卫队突破后门,但后门被堵住了。子弹像蝗虫一样飞来飞去,伴随着手榴弹。两名士兵被枪杀。阮英平抓住杀死三名敌兵的机会,从左大门冲出封锁,跑进山谷。敌人正在紧追不舍。“抓住活人,抓住活人,”喊声传遍了整个地方。阮英在战斗中撤退,冲出重围,然后召集他的部下在这个地区战斗。

1948年1月27日,阮英平在天虎山召开紧急地委会议,决定寻找有利的战士打击敌人,挫败他的嚣张气焰。就在会后,阮英平得知敌人的进攻,他果断地命令部队占领坝脊建筑后面的山叉制高点。没想到,他伏击了前来进攻的国民党保安队。经过激烈的战斗,他杀死了大队长桂祖华,并从他那里找到了一个秘密笔记本。然后他智胜了朱·Xi,镇压了反动的安全首脑。两场战争都取得了胜利,30多支敌人的枪投降了。士气大增,被动局面得到有效扭转。然而,阮英平预见到敌人会在战败后加倍。他安排部队分别撤到古田、罗源等地牵制敌人。他亲自率领部队到地委总部为斗争做准备。然而,在被叛徒告知后,他被敌人围困了。他在突破中寡不敌众,他的部队分散,造成重大伤亡。

阮英的一名和平卫士陈秦书强调了这一重围。在解释了部属调动和做好紧急工作后,他带警卫到福州向福建、浙江和江西党委报告宁德的斗争情况。敌人正在到处“清剿”游击队,他们抄近路来到宁德县,却在搜山的路上遇到国民党维和部队。休息时,他与卫兵分开了。

在山里与敌人周旋了半天后,1948年2月1日,饥寒交迫的阮英平来到宁德县北洋大屋村。在闽东开疆拓土的斗争中,他一度搬到了这个地区,闽东地委也在附近的九斗丘成立了。应该说他熟悉这里的群众和地形。他的考虑不无道理,他计划在这里休息,继续去福州。

他住在一个主人是范·祁宏的家庭里。为了以防万一,阮映平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假扮成宁德八都的商人,暂时躲避路上土匪抢劫的聚光灯。范很热情,端茶倒水,用火做饭,并答应为他带路。范先生看到阮英平的衣服湿透了,于是他点了一把火,让他脱下衣服暖和一下。这正是阮英平想要的,他有点犹豫地同意了。当时,阮英平除了携带手枪之外,还携带了10多两黄金,其中包括一对重约50两的金手镯,这是国务院华东局给予在后方开展工作的资金。俗话说,钱是不会暴露的。出发前,他把金子缝在一个绿色的布包里,挂在肩上藏起来。然而,当阮玲玉脱下湿衣服时,正在做饭的范祁宏偶然瞥见阮玲玉贴身的绿色布包,它凹凸不平,吱吱作响。根据经验,他敏感地猜测阮贵妃身上有贵重物品或金银,然后他有了为了钱自杀的想法。

这一天,他的邻居范的姐夫正在举行葬礼。同一个村子的周玉库来帮助范的家人。所以那天晚上范祁宏找到了周玉库和范美哉,两个人有着相同的共同爱好。三个迷恋金钱的人一拍即合,开始策划如何杀死阮英平并攫取金钱。

第二天早上,阮英平得知国民党在维和部队中搜寻人员的消息越来越少。他相信危险已经过去,于是与一家之主讨论了当晚前往福州的事宜,并请求帮助找到两个人带路。范先生欣然答应,让阮英平“放松”。那天晚上晚些时候,范的妹夫带着弯刀和火把走在前面。范祁宏和周玉库手持木棍(谎称用于自卫),跟在阮英平后面,假装一前一后护送阮英平到福州。在去一个叫“檀山”的地方的半路上,范祁宏看到周围没有人。阮英平没有防备的时候,他突然在阮玲玉的后脑勺挥舞起他的木棍。另外两个人也开始用乱棍打死阮英平。后来,三名歹徒从阮英平那里搜出黄金、钢笔、手表和其他财物,并匆忙将尸体埋在檀山一座山棚屋的废墟中。

阮英平的野心没有实现,黎明前他忍住了怒气。他只有35岁。

追寻英雄

六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阮英平似乎已经在地球上蒸发了,没有他的消息。这可以让家人期待,让同志们感到难过!

"阮英平的下落不明!"1949年7月,中共闽浙赣省委派人经香港到苏州向华东局报告情况。苏羽、叶飞、陶勇等将领对这个坏消息感到震惊和悲痛。叶飞突然哭了起来。苏羽站起来说:血应该用来偿还血债!攻下福建后,挖三尺,逮捕凶手!

“一定要彻底调查!”叶飞率领第十兵团解放福建时,他们一安顿下来,就立即命令福建公安部门查出阮英平的下落。两人并肩作战,生死共十多年,无论是在公共场合还是私人场合,他都不得不查出亲密战友的生死。1950年7月,为响应中共中央镇压反革命运动的高潮,福建公安部门抓住机遇,进一步动员群众,像筛子一样筛选群众。最后,它锁定宁德县北洋区,检查所有可疑人员,然后依靠党员、先进群众和村干部进行全面调查。

“解放前夕,祁宏在大窝村突然致富。他的钱来源不明!”大规模曝光提供了线索。公安机关立即召见了范祁宏。知道自己有罪的范·祁宏没有隐瞒,而是如实供认了自己的罪行。真相终于大白了。三名罪犯被人民政府处决并受到应有的惩罚。

一代将星如此陨落,完全出乎意料。与此同时,围绕阮映平失踪之谜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怀疑,甚至引发了“市政部门事件”。

在纪念阮英平烈士逝世40周年之际,时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席的叶飞从北京发来电报,以纪念:“我深深怀念英平同志,他是一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一名优秀的军队指挥官,英平同志英平同志英年早逝。我失去了一个亲密的朋友,闽东人民也失去了一个杰出的儿子。烈士的名字将永远留在人民心中。”时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迟浩田也为纪念他写了一篇题词:以人为本,为理想奉献青春。

2019年7月1日,“弘扬闽东之光,传承红色基因”主题活动——展示在闽东革命史上的红色主题雕塑“纪念碑”揭幕仪式和阮映平烈士捐赠文物盛典在福安举行。阮英平的儿子阮朝阳少将和他的儿子阮敏完成了他们母亲的遗愿,并将他们父亲的遗物——行李、毛毯、钢笔、怀表和烈士生前使用的其他遗物捐赠给闽东革命纪念馆。

吉林11选5 pk10下注 江苏11选5投注

<

© Copyright 2018-2019 hieyeglasses.com 烂阳网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