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那桐 晚清权贵,漠对时局

那桐 晚清权贵,漠对时局

浏览:1504 2019-07-12 06:07:32 作者

对这起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那桐不过用些许笔墨,作寥寥数语,于次日概括了事件当日的情景:以“各学堂学生二、三千人因交涉事到曹润田寓滋闹”起笔。除此之外,那桐没有过多提及,却也少有地发表了一点自己的看法“此诚不了大案也”。但显然,这位历经甲午战争、戊戌变法、八国联军犯京、辛亥革命等重要历史的晚清重臣,并没有意识到这点星星之火,将影响百年。

在银川四季青服装城的无导购服装超市里,来自银川玺云台小区的李少俊一家三口在这里选购了亲子装,他们当场穿在身上,一身喜气。李少俊告诉记者:“没想到,在无导购超市选服装轻松自如,同质量服装比其他门店价格便宜20%左右。你看,从内衣内裤,到毛衣外套,给女儿全身上下配齐了,还给双方父母选购了一件毛衣,春节带回家。”

那桐何许人也?

1919年4月16日,那桐写道:“右脚修破,弗良于行,未下楼。”第二天,那桐又提道,“午后请王延年治足疾。”这之后,足疾让他饱受折磨,隔三岔五便会在日记中提到诸如“足疾仍痛”“足略见效”“足疾见愈”“左足又疼痛”“不能著履”“左足痛尤甚”“痛楚加倍”“左足病微瘥”“左足旧疾复发”等。在8月8日,那桐少见的多记录了数行,其中提到:“自三月半至七月半四个月,疼痛流脓血,不堪其苦。津京洋、华医生延请数人。”比起被火烧的赵家楼,抑或是被痛打到浑身是血让人误以为于“次日毙于医院”的章宗祥,痛楚不已的足疾更能占据他的笔墨,因为这才真是自己身上的“切肤之痛”。

“元宵节(2月19日)当天,贵阳、贵阳北和贵阳东三大铁路客运站发送旅客仅为9.5万人,比前几日下降了2万人。”贵阳火车站相关负责人介绍,而2月20日,三大火车站发送旅客总数又快速上升到了11.5万人,表明客流高峰再次涌现。

这里边提到的京宅西院,便是那桐在北京的宅院,他那横向并联七跨大院落的庞大宅第,是这一时期少有的珍贵私家园林,根据张寿崇的《那家花园话旧》记载,这一宅园“东起金鱼胡同东口,西止现在台湾饭店的东墙,正门(南)开在金鱼胡同,北墙一直到西堂子胡同,有两个随墙后门。”

1912年2月12日(辛亥年腊月二十五日),清帝退位,宣布共和。那桐在当天的日记中记述说:“昨日呈进皇太后、皇上如意二柄,今日蒙恩赏还。风定天晴,气象甚好。此后遵照临时大总统袁通告,改书阳历。”不可谓不轻描淡写。

迁入天津,似乎成了这些清朝遗民、民初权贵退居幕后,沉寂于时事的一个标志。只是那桐要早了许多年。

当这支球队确定可以将锡安带到新奥尔良时,以大卫·格里芬为首的管理层,早已将锡安当作球队重建和崛起的基石,随后的交易其实都在为锡安的到来做铺垫。这次重建并非鱼腩球队的豪赌,而是在保有基本阵容的情况下优化结构。

会议要求,要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有力司法服务。坚决贯彻党中央关于反腐败斗争的决策部署,依法严惩职务犯罪,始终保持对腐败犯罪的高压态势。深入贯彻国家监察法,完善办理职务犯罪案件相互配合、相互制约机制,

除了足疾,那桐还患上了老年性便秘和肺病,在记录家常琐事之余,有关病情和看病的记载越来越多。直至1925年6月26日,那桐去世前两日,日记至此全部结束。在最后一天的日记中,那桐写道:“夜睡欠稳。巳刻克力来诊。申刻张午樵来诊,仍服克力药水。”

然而,在辛亥革命爆发以后,与徐世昌互有往还、同为经由晚清进入民国时代的大人物,那桐的选择是谢幕和隐居。但有意思的是,历史又总会拨正回去,让二人颇有些殊途同归的意味。在被曹锟、吴佩孚逼下台之后,徐世昌亦选择寓居天津,过上了文人式的晚年生活。

但在另外一个方面,以那桐为代表的清朝遗民依然生活在这个属于所有人的时代。即便他自我避离于宅园之中,仍会对这场新时代的浪潮表现出罕见的些许关心,不能不说是他们游园弄花、宴饮悠游的庸常生活中的一个“奇迹”。也从侧面表现出这场运动的震撼性之大,甚至让这些早已掩埋在历史尘埃之下的过时人物也惊起了些许浮尘。

新华社记者 高静摄

本报北京1月22日电(记者王俊岭)中国工商银行与故宫博物院合作,日前推出“故宫陪你过大年”主题活动。工行北京市分行以此次活动为契机,在500余家网点布放故宫元素,并精心打造50余家以故宫为主题的特色网点,开展丰富多彩的新春服务文化活动。

从那桐宅园到五四运动当天的事发地点天安门和东交民巷,不过二三公里,距离上不可谓不近。这个重要的历史节点,那桐在做些什么呢?

这天早上,那桐的两位女婿到访,与那桐交谈不过片刻,两位女婿便告辞离去,“早五婿、六婿来,稍谈即去”,这里边的五婿,即为振贝子长子溥钟。接下来,他在日记中写道:“午后大女、二女、四婿、四弟来,均留晚饭,吃梁厨菜,尚佳。亥正后散。王福晚车去津。”从这一天的午后,直至晚上九十点钟,那桐均和家人在一起,还不忘记品评一下当天厨师的水准。只有管家王福在晚上去往天津——这当然也是寻常的活动,自1912年后,那桐就在天津英租界孟庄购买了一处地皮(即今新华路176号那桐旧居),并于次年搬入,自此长居天津,并常往返于京津二地。

尽管只是这样匆忙数语的记述,在那桐晚年的日记中,其实也并不多见。不管是对时下政治的“懵懂不觉”,还是自觉“大势已去”,明哲保身,退守宅园,这位曾经的权臣要员,俨然已成了“又痴又聋的家翁”。

将青头鸭宰杀后去内脏,洗净;再将草果、赤豆洗净放入鸭腹内,缝住切口,放人锅中,加水适量,用大火烧沸后改为中火烧至七成熟,放入葱白和精盐,炖熟即成。

女性很多女性朋友刚一立春,就觉得春天来了,迫不及待地换上单衣、单鞋,即使在最怕冷的生理期也不例外。初春季节,因着凉而患病的女性很多,其祸根皆因“冷落”了下半身,而引发妇科,痛经、功能性子宫出血等病的患者明显增多。这都是要“风度”不要“温度”而造成的恶果。

等到那桐再次提及学生运动,已经是一个月以后。这次的笔墨更加稀薄,只提及“学堂学生街市游行演说,军警弹压解散,人民观望,市井骚然”,附着在“左足仍痛……”之后。这次事件的起因,是6月1日,北京下令责成教育部及各省教育厅约束学生即日上课,并嘉奖曹、章、陆三人。激愤之下,北京各学校学生决定再次上街游行演讲,导致千余人被拘留在译学馆和马神庙,直至工商界群起罢工罢市,拘捕学生才得以被释放。作为旁观者,那桐注意到两点:一是军警弹压解散,二是市井骚然。

据了解,整治重点场所及区域包括:存在会议营销活动的宾馆酒店;销售对象主要为老年、病弱群体的“保健”类店铺;容易发生“保健”市场推销活动的社区、公园、广场、车站、码头等人员密集场所。整治重点行业及领域包括:宣称具有“保健”功能的器材、用品、用具;日用消费品;净水器、空气净化器等日用家电;玉石器等穿戴用品;声称具有“保健”功效的服务等。

反观1912年2月北洋军哗变,京城大乱时,那桐的消息还颇为灵通,他提到哗变者为陆军第三镇某某营“因索饷焚抢”。此次事件虽那宅无恙,但3月2日,那桐就携家眷乘车抵津,在“德界租寓”,之后又租借马场道一处洋房,并于当年7月买原山海关道周长龄、甫寿臣位于天津英租界孟庄的一块地皮,计六亩七分地。

等到五四运动发生时,那桐已经步入晚年,避离时事数载。1919年5月4日,学生们聚集在天安门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前后。《晨报》刊发于次日的新闻中亦有提及,“至天安门,见有大队学生,个个手持白旗,颁布传单,群众环集如堵,天安门至中华门,沿路几为学生团体占满。”可见当时场面之大,群情之激荡。

站在今天的时点回望,事实越来越清晰——上述论调,何其荒唐?

距离农历春节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巨星”毛不易也透露,家中春节习俗跟普通东北人一样简单而温馨,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看春晚、吃饺子。在被谈及如果有机会,是否会考虑尝试做主播,毛不易则表示“做主播需要擅长与大家交流,现在我的聊天不是优势,不足以达到主播的程度。”现场媒体打趣问道,继《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之后,有没有计划出一首歌叫《我真的很有钱》,他笑称“等达到那一天可能会出”,同时为粉丝送上了2019年的祝福,希望大家在2019年能够平安健康,通过自己的努力更进一步靠近自己的梦想。

俄罗斯边境和俄罗斯海外军事设施附近时常发现外国军机。仅去年,俄罗斯空天军无线电技术部队就发现并伴飞98万余架飞行器,值班力量进入一级战备4000多次。

在辊压机水泥粉磨装备及工程优化项目上,海螺也下足了功夫。通过对现有单闭路球磨机及新建粉磨系统配置辊压机工艺设计优化和装备成套升级,有效扩能降耗指标,在试点单位实现粉磨工序电耗下降8kWh/t,降低至28kWh/t以下。

同北京城里大部分旁观者一样,直到第二日,那桐才风闻了前日的事件。这似乎也从侧面印证着,无数重要历史时刻,在发生的当时,其实并不会波及旁观者太多。在次日的日记中,他才难得提及此事:“……曹避而未见,将其房间焚毁,遇章仲和,群殴之,次日毙于医院,此诚不了大案也。或云章未死,不知确否。”

如果说五四运动的主题之一,是新时代的主角登台,与旧时代作别。那么,以那桐等为代表的清朝遗民,毫无疑问已成为旧时代的象征物,不得不宣告退场。

超前谋划,突出先进性和示范性。生态城充分借鉴比较了国内外智慧城市发展规划、目标和标准,确保大部分指标达到甚至超过国际先进水平,到2020年,信息资源部门间共享率等7项指标达到100%;到2025年,城市信息模型(CIM)覆盖率等16项指标达到100%;到2035年,公共建筑能耗分项在线监测管理覆盖率等18项指标达到100%。

终其一天,对院墙之外的风云变幻,那桐并无只言片语。

等到1917年,张勋带辫子军入京复辟帝制,7月1日,身在天津的那桐提及“接到北京电报,清帝宣统已经复辟矣,奉有皇上谕旨数道,北京市面人心极其安静。”从次日起,那桐改用阴历记日记,记录至第十天,那桐提及“闻昨日取消帝制”,隔天重新阴阳历并用,提及“车夫董四由京回,知宅中尚无损失”,并于7月13日重新改用阳历书写,提及“张军败逃,京中秩序稍复”。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日本驻华大使横井裕先后6次来华工作,是日本外交界著名的知华派代表。他如何评价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又如何看待未来中日两国关系?作为驻华大使,将如何进一步促进中日交流?为此,新华网书面专访了横井裕大使。

医生诊断小雨肚子里的肿瘤是腹膜后畸胎瘤,已经影响到了体内脏器,必须进行手术切除。

不管是这场震惊中外的五四爱国运动,还是家国天下的烦忧,似乎都很难再在那桐的生活中激起任何涟漪。令他感到不好受的,只有反复发作的足疾。在那桐的日记中,这令他痛苦和烦恼多年的足疾,恰好开始在这一年。

次年1月16日,那桐同家眷移居新屋。而这也意味着,这位曾经位极人臣的权臣“那相”,已经淡出权力角逐,赋闲在家,进入了养病和养老的状态之中。《清史稿》中,这样记录着那桐的晚年:“宣统元年,命为军机大臣。丁母忧,请终制,不许。出署直隶总督,请拨部款修凤河。寻还直。三年,改官制,授内阁协理大臣,旋辞,充弼德院顾问大臣。国变后,久卧病。卒,年六十有九。”

尽管B站上有众多优秀的vlogger和vlog,但B站的受众更多还是ACG人群,与国外的YouTube这种视频网站相比,从体量到受众,都不是一个等级的。而国内的视频网站巨头,如爱奇艺、优酷、腾讯等,主要以综艺、电视剧为主,并不力推UGC内容,使得vlog难以往行政和经济发展层面上更底层的城市和受众靠近,这是传播渠道上目前有待提高的地方。

识得时务,保得己身

即便是在1919年,借园子的事情也并不鲜见,比如5月17日、26日均有记载。这场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学生运动,也并未耽误园子中的赏花、看戏、宴客。

陆军说,天津市还有为数不少的柴油汽车出现尾气超标情况,应加大力度对各检测线进行综合治理,发现问题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发现不合格车辆,要追究机动车检测线的责任。对于在检测中发现车主有故意破坏排气管结构,影响正常监测数据的行为,交管部门应给予严肃处理。此外,还应加大对排放不合格车辆车主的处罚力度,做到处罚与记分相结合,并对其车辆进行跟踪,建立档案,直至车辆检测合格为止。(记者 李国惠)

在桑兵所著的《走进共和:日记所见政权更替时期亲历者的心路历程(1911-1912)》中,也有提及那桐对民国政府平息满汉意见、保护旗人公私财产的政策颇为赞赏,对孙中山也尊称为先生,五族共进会以及皇族公宴孙中山,都是借那桐的京宅西院。无论是昔日皇族、前清遗贵,还是军阀要员、民国政要,那桐总能与之相交,左右逢源,保得己身。

与五四运动相关者,曹汝霖首当其冲。在当时流传于市井之间的时文之中,一篇名为《一日三迁之曹汝霖》中写道:“游历归来,清德宗升遐,宣统嗣位,袁世凯已为隆裕后所摈弃,曹即投拜徐世昌、那桐二人门下,以保己之地盘。曹素工媚术,徐、那均为所惑。那与曹之感情,尤为融洽。此所以外间谣传,曹妻曾与那私也。”这些言论,明显带有穿凿附会及加工的痕迹。其中所传的“曹妻曾与那私”,当时见于一种小本书籍,名曰《金刚卖妻记》。不过,据其他消息佐证,并无此事,应“系痛恨卖国贼,著此以泄愤”。

气象专家提醒,近两天气温较低,建议体弱易感人群及时添加添衣,谨防着凉感冒。

“增量返还、多干多得、后顾无忧”的县乡财政体制改革,得到广大基层、特别是乡镇一级的高度认可和支持。快速增长的乡镇财政收入,使我省乡村振兴的基础更加坚实,县域经济发展战略得到更为有效的实施。

吴海英指出,财政部党组贯彻落实党中央脱贫攻坚决策部署,不断加大扶贫资金投入,推动涉农资金整合和放权改革,积极参与制定脱贫攻坚相关政策,逐步健全财政政策支撑,各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巡视中,巡视组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财政部党组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重要论述不够深入,落实脱贫攻坚主体责任不到位,组织领导不够有力,扶贫资金统筹管理顶层设计不完善,向“三区三州”政策倾斜力度不够,促进形成大扶贫格局政策“组合拳”不够有力。聚焦职能责任落实中央脱贫攻坚决策部署不够有力,统筹涉农资金整合力度不够,推动支持全国财政系统脱贫攻坚有欠缺。扶贫资金监管意识不强,信息化建设滞后,监管机制不够健全,对各类监督检查发现问题整改不到位。落实定点帮扶责任不够扎实,督促指导不力。纪检监察机构主动作为、靠前监督不够,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不深入。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

这里边有一个颇为有趣的事实,虽然《晨报》在5月5日刊发了题为《山东问题中之学生界行动》的文章,提及章宗祥“到医院时,神智昏迷,不省人事。医谓其流血过多,势颇险恶,未知确否。”但那桐当时得到的传闻,却是“次日毙于医院”或者“或云章未死,不知确否”。可见,即便在次日,那桐得知的消息亦为风传。这和他曾经是权臣政要的身份颇为不符——似乎在1912年夏天的那次中风之后,这位京城百姓口中的“那相”“那中堂”便渐隐于时事背后,既不参与,也鲜少评议。

午后瑞鹤庄、三侄、四侄、二姑太太、达亲家来,旋去。大、四、六女来,晚饭后去。昨日午后各学堂学生二、三千人因交涉事到曹润田寓滋闹,曹避而未见,将其房间焚毁,遇章仲和,群殴之,次日毙于医院,此诚不了大案也。或云章未死,不知确否。——《那桐日记》,1919年5月5日

众所周知,在产业互联网背景下,众多垂直行业都有巨大的市场机会。其中,从对物联网技术的应用需求和发展速度来看,物流又毋庸置疑是物联网落地最快的行业之一。

1917年3月19日,那桐在日记中言及“又早曹润田来,午茂如弟来”。可见二人私交甚著。当然,那桐颇善结交,私谊甚广,袁世凯、徐世昌等也都与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1917年1月15日,那桐就提道:“又优待皇室条件宜规定宪法公民意见书,那桐列名具呈参众两议院以待公决。今日世、徐两太保领衔在桐金鱼胡同家内公宴议员,到者一百七十六人,亥正尽欢而散。”

从这个角度来看,五四运动映照于那桐日记中的寥寥数语,似又在情理之中。不过,作为曾经的晚清重臣,他也绝非全然置身于事外。

文学编导、播音主持等要达普通本科线

北京西站增2条夜间免费摆渡线

目前,各承办网站平台已开设活动专区(专题),做好活动上线准备工作。本次活动的在线征集时间截止到2019年9月13日,网友可到以上各平台相关活动专区提交作品。(完)

在五四事件之时,徐世昌正为时任民国大总统——1918年10月10日,在安福国会的操纵下,徐世昌当选为第二任民国大总统。据罗家伦回忆,五四运动爆发时,曹汝霖宅邸“门口站着一大队荷枪实弹的警察”,在曹宅火起之后,“徐世昌便下了紧急命令,叫军警抓人。”待到1919年6月10日,徐世昌连发三道大总统令,宣布免去日派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三人职务。尽管徐世昌所作所为被有些人认为是段祺瑞的“政治花瓶”,但纵观整个事件,徐世昌的角色不可谓不重要。

19日发布的《首届粤港澳大湾区媒体峰会倡议书》提出,媒体是建设一流湾区的重要力量,应坚守新闻媒体的职业伦理和社会责任,坚持真实、客观、公正、公平记录和报道,以更丰富的内容、更多元的表达、更立体的传播,传播好大湾区声音,讲好大湾区故事。

“大国家队”破除备战难题

据了解,利文斯顿教区警长亚德在脸书上证实,26日在他的辖区内发生了三起枪击致死事件,但他没有透露遇害者的身份。阿森松警方也表示有两人在当地被枪杀,受害者被确定为一对夫妇。目前,警方正在通缉这对夫妇21岁的儿子,指控他犯有一级谋杀罪。

若无其事,竟有回音

→→

转过天去,也就是5月6日,那桐的笔墨已经回归到“园中牡丹盛开,藤萝亦甚娇艳”的赏花、听书、会友、借园子、办堂会,间或往返京津的庸常记录中。

风云变幻,只言片语

那桐出自叶赫那拉氏,与慈禧太后属于同宗。清王朝尚在时,那桐初入官场,进入户部,追随帝师翁同龢,官至银库郎中。这一职位虽然肥美,却非高官,不过是正五品。那桐自然也有其升官的门路,他虽无政治智慧,却结交有术,又善于纳贿理财,一路官运亨通,历任内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外务部尚书、编纂官制大臣、曾办税务大臣、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军机大臣、皇族内阁协理大臣等职,是清末一位宦运通达,职高位显的政坛高官。

本届浙版传媒好书评选活动严格遵守评选规则,由专门评选委员会根据出版文化价值、社会影响力、市场占有率为主要考量,经过出版物审查、初评、网络投票和最终评定环节,由评选委员会评选出最终获奖的好书。

(执笔:韩喜平)

南方电网市场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还将在粤港澳大湾区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电力营商环境。

在清末民初,那宅和宅院之东的花园——怡园,是朝野政要和各界名流聚会的重要场所。贾珺在《北京私家园林志》表示,在所有于此地举办的政界聚会中,除了1912年北平各界三次在此招待孙中山先生,袁世凯、徐世昌、段祺瑞等都曾是那家花园的常客。有记载,1914年4月段祺瑞嫁女,曾借花园行结婚礼,1917年1月,徐世昌在此宴请国会议员。同年,段祺瑞在此办堂会,欢迎桂系军阀陆荣廷,谭鑫培抱病演出《洪羊洞》,回家后不过七天即病逝。除此之外,冯耿光、冯国璋、张作霖等都曾借园子宴客。

波兰语周报Tylko Polska(只有波兰):如何辨别一个犹太人

自清朝覆灭以后,那桐就已经过上了避居生活,会友、赏戏、下馆子成为他的全部,晚饭后到马场道一游也时常出现在日记之中。借园子、办堂会等宴乐赏玩之事,无一不是清朝遗民的旧习——他们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过去的事情,为自己制造出一个时空气泡,将自己包裹入其中。在行将逝去的旧时光里,有他熟悉的空气,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他们若无其事地继续生活下去。时代的巨响,经由这层隔膜,便成了遥远的回声。

新华社悉尼5月1日电(记者郝亚琳)澳大利亚参议院反对党领袖黄英贤1日表示,同中国的关系对于澳大利亚自身发展至关重要,澳方应当以更全面的角度来处理对华关系。

之所以那桐能在晚清一众大臣中留名至今,有两件事不得不提:一是著名高等学府清华大学校内的标志性建筑“清华园”牌楼,门额上的“清华园”三个大字即为那桐在1911年题写。之所以由他题写,是因为在辛亥革命后,那桐曾一度出任清华学堂(清华大学前身)的校长。二是因为那桐留下了长达八十万字的《那桐日记》,对于研究晚清民国社会变迁,以及王公贵族的日常生活有很高价值。

电影《家和万事惊》讲述了吴镇宇、袁咏仪、张达明、吴肇轩、蔡颂思饰演的问题不断的一家五口,在唯一的心灵港湾被古天乐的巨大广告牌遮挡后,为了守护海景之窗决心反击的故事。电影以“家”为叙事载体,将房屋、居住环境等种种现实问题集中在五口之家,以荒诞而戏剧的形式呈现人人息息相关的现实生活,是一部真正走进大众生活的电影,能令人在为乌龙情节逗笑的同时对感同身受的现实产生更多的思考。

在三千多名北京大中学校学生激于爱国义愤,打着“头可断,青岛不可失”“取消二十一款条约”“取消中日卖国协定”“卖国贼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等旗号在天安门前集会,火烧曹汝霖住宅,痛打驻日公使章宗祥的时候,那桐并没有任何察觉。

从晚清到民国,那桐曾深处历史漩涡之中,却又因病痛和“见机行事”的圆滑处世风格而置身事件之外。与很多清朝遗民的不甘不愿不同,对于历史的演进,那桐总是处之以一种“识时务”的态度。

撰文/新京报记者何安安

落枕了什么办法最有效?1、冷敷

淘宝彩票网